電子報2019年9月號第77期 【2019-08-30】

                                     

                                                         

                                                         

  慶辰法律事務所電子報  


 
                  2019九月號 第77期
                              閱讀網頁版
                                                     
                                     
                                         
                                     
                                           
     
   


                   

             
 

 
本期焦點

                                                         

                                                            
壹、所長的話                          



貳、事務所與華訊動態  

                                                                            

一、匯智江北-科投集團&華訊知識產權“生物醫藥專場”第十三期路演


       二Nanjing Member Interview: A Talk 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慶辰法律事務所祝您中秋節快樂
 

        慶辰法律事務所所長侯慶辰於電子時報撰寫專欄

 

 

參、新聞解析
 

        一、掏空案上週才獲判無罪 辜仲諒今又因另案遭北檢起訴                         

        二、長榮空服員罷工活動    



肆、影視中的法律世界

       一、最佳利益                         

       
       二、嫌豬手事件簿
    

 


                                                         

壹、所長的話


近年台灣很受矚目的群創光電控告大陸惠科公司專利侵權及竊取營業秘密的案子,本所代表被告方,日前取得第一審民刑事訴訟全部勝訴的好成績!

這兩年本所承接多起重大商業秘密案件,我發現一個趨勢是,原告方大多是台灣知名電子公司,而被告方往往是該公司離職工程師,其中不少西進大陸發展者,而地檢署與法院也用特別高的規格來辦這類的案件,我甚至在開庭時聽到告訴方表示為了維護台灣科技業的競爭優勢,請法院從重量刑云云。

我覺得民主法治國家跟極權專制國家的區別之一就在於,法律應該獨立於政治,法律不應該是一種統治工具。是否侵犯智慧財產權,法律有明確規範,檢方或政府不該隨意藉由這種訴訟,讓員工心生畏懼。在美國訴訟實務,當公司的營業秘密與員工的勞動權衝突時,法院往往是偏向員工,因為員工既然從事了某行業,他離職後當然傾向在原行業內找新雇主,事實上新雇主會想聘僱該離職員工往往也是看中他在該行業的經驗,所以若限制他不能在原行業繼續任職,必然對他就業權利有極大影響。因此美國法院對這種情況會從嚴認定,確實企業有喪失營業秘密的風險,且給予該離職員工合理補償後,才可以限制其一段時間內不得到競爭者去任職。

過去台灣法院也有從寬認定侵犯營業秘密的問題,本所在惠科案中成功捍衛了員工權益,期許我們因此可以讓台灣營業秘密法制朝正常化發展有一點點貢獻。 

 

 

 

                                                                          侯慶辰 

                                                                        2019/08/27


                                                         

 


貳、事務所與華訊動態 
 

一、匯智江北-科投集團&華訊知識產權“生物醫藥專場”第十三期路演

 
2019年8月15日下午,第十三期路演活動如期而至,室外夏日炎炎,活動現場依是熱度不減!

項目1:基於表觀遺傳基因組測序技術的癌癥早篩-諾恩生物

CEO 盧國華

諾恩基因致力於開發基因組高通量測序技術的臨床應用,開發生物訊息演算法軟件和大規模數據分析,提供腫瘤早期篩查、腫瘤靶向用藥等基因檢測和臨床治療咨詢服務。



項目2:腫瘤三代高通量測序大數據人工智能分析系統——中方基因

CEO 戴方平

中方基因主要從事人基因組測序解析平台的建設,特別註重對基因組大數據處理平台的建設。其經營範圍包括:基因生物醫學領域內的技術開發、技術轉讓、技術咨詢、技術服務;基因檢測服務、健康咨詢服務;實驗儀器設備、計算機軟硬件及輔助設備的銷售;數據處理和存儲服務;醫療器械的生產、銷售。核心競爭力在於測序大數據的人工智能分析系統。



項目3:4K 超高清醫用內窺鏡攝像系統——圖格醫療

CTO 黃新俊

圖格醫療是由中科院博士帶領全國數十位博士、碩士組成的高科技創新型企業,目前致力於4K超高清內窺鏡系統和數字一體化手術室及其附屬設備的自主研發,生產和銷售。公司成員在圖像處理算法及其硬件實現方面均有十余年行業經驗,尤其在醫療圖像,FPGA 架構,軟硬件算法等技術在國內乃至全球均處於領先地位,公司還與中國科學院等多家研究機構以及多家醫院臨床科室建立深度合作關系,醫工結合,實現了技術與醫院臨床應用的良好融合。目前研發完成的AIENDO 4K內窺鏡系統和TurbOR 4K一體化手術室及其附屬設備均由圖格 醫療100%自主研發,擁有完全知識產權,打破了國外品牌長期在該領域的技術壟斷。產品在圖像質量,處理速度和安全性能上均可與國外一線品牌媲美,後續公司將繼續和臨床緊密結合,打造基於 AI+FPGA的智能化內窺鏡系統和手術室整體解決方案。 2018年圖格醫療獲得知名投資機構千萬級投資,並獲中國移動互聯網創業大賽特等獎、“創業南京”政府重點扶持創新企業等榮譽,公司將繼續加大產品研發力度,完善企業運作體系。



匯智江北路演活動是依托於醫療健康產業的項目與資本對接的平台,致力於打造更為直接、純粹、專業的醫健互助生態圈。以產、投、融三方共贏為願景的,緩解醫療領域早期項目融資難、資源獲取困難等弊病,最大限度給予項目方、投資方、園區有效信息,完成資本與項目的有效對接。





 


二、Nanjing Member Interview: A Talk 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James Hou, President of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formation and Consulting, a newly joined Nanjing member, shared his insights 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 Jiangsu. Music: Bensound.com



Q1:Tell us about your company

"CIPIC is 'a bridge between China and the world, technology and capital.' CIPIC guides corporate clients through the complexities of international IPR outside of China, allowing them to combine the power of technology with capital. On one hand, we help Chinese companies expand out of China. On the other hand we also help American and European businesses enter China."

Q2: What are the unique aspects of IPR in Jiangsu?

"Jiangsu’s industrial sector is developed, as exemplified by Kunshan, Nanjing and Suzhou. If there is a foundation inindustry, then you will have patent applications. One unique aspect of IPR in Jiangsuis its strong subsidy policies. Another unique aspect is 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nagement system being promoted by the Jiangsu government. In many ways, this system is similar to ISO. It is a set of standards issued by the government that help companies manage their intellectual property."

Q3:What about IPR and globalization?

"I think IPR will inevitably walk down the path of globalization. As a simple example, let’s say I want to assess the value of a patent. I would first ask 'has this patent been registered in three or more countries?' If the answer is no, then we can simply eliminate it because the value is probably not worth much."

Q4:Give an example of a case Huaxun has worked on

"Just last month there was, Nanjing Weichuang, the first company in Nanjing to go on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novation Board. After we came to Nanjing in 2014, they became our first client.

Before they release their products, we help them do IPR analysis and about 60% of their products go off to the US or Europe. If they do not resolve IPR problems, then their products simply will not sell in the American and European markets. We conduct a thorough analysis and then give a recommendation on how they can minimize the risk of infringement.

However, IPR complaints are often used as a weapon in the world of business. So even if we try to minimize the risk of infringement, your competitors might see that you are about to do an IPO. To knock you down, they might file a complaint against you.

About half a year before it got listed, Nanjing Weichuang was on the receiving end of an IPR complaint from its biggest competitor. The moment this complaint was filed, we stepped in to intervene.

We analyzed the case and produced two reports for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novation Board. The reports were received well and Nanjing Weichuang was able to proceed smoothly."

 
    


                                                                                                                                                    

 


三、 慶辰法律事務所祝您中秋節快樂

 
慶辰法律事務所全體同仁感謝您這些年以來的愛戴與支持

並祝您 中秋節快樂!

假期愉快!





 

                                                                                                                                                    

四、 慶辰法律事務所所長侯慶辰於電子時報撰寫專欄

 
智財環境 有序與無序



在自然界服從的熱力學第二定理是,所有物質都會從有序到無序發展。相反地,在人類創造的社會環境中,從宏觀歷史來看,整體人類社會是從原始無序狀態到有序在發展。智財環境也是如此,先進國家固不必說,開發中國家如中國大陸其實也是在朝有序的智財環境演化中,只是演化需要時間。

我上個月我在台北跟一位美國投資界朋友吃飯,我問他說有沒有到大陸去發展,他搖搖頭說,他投資的都是高科技項目,很怕去了大陸就被竊取智慧財產權。這是許多西方國家,包含台灣人對大陸都有的觀感。這讓我又聯想到2019年初我在美國波士頓時跟另一位搞新創的朋友聊天的話題,他說他不認為在大陸會真的有好項目,因為若真的有好項目,在美國早就被人搶去投資了,怎會跑到大陸?我當時聽了沒有立刻反應,但我心中覺得這論點總有一種說不出來怪怪的地方。

經過半年多的思索,再加上自己在大陸的一些親身閱歷,我覺得這些似乎是主流的看法,雖然未必是全錯,但至少是需要修正的。

👉若有興趣看完整版的文章內容,請以以下連結件進入電子時報盡入觀看侯所長的專欄: 

🔗https://www.digitimes.com.tw/col/article.asp?id=1078




參、新聞解析       

 
一、掏空案上週才獲判無罪 辜仲諒今又因另案遭北檢起訴

本所評析:


 撰文: 莊景智律師
 
學歷:  台灣大學法律系
              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班
 經歷:  磐石國際法律事務所 實習律師
              衛生福利部專利連結研究計畫 研究助理


                

                                                                     

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官司纏身,台北地院審理掏空中信金等案上週五判他無罪,辜透過律師表示「感謝司法還我清白」。但「紅火案」衍生的中信銀澄清湖大樓購地案、鳳山信用合作社、萬有紙廠、華王電機、奕行、奕銘等不良債權案,台北地檢署今又依違反「證券交易法」將他起訴。檢方認定辜仲諒涉犯罪名包括特別背信、財報不實、非常規交易等,同案被起訴者還有中信銀董事長室專委張明田、中信銀證券投顧前董事李聲凱及前金融投資處副處長林祥曦。北檢偵辦紅火案時,發現辜仲諒、張明田、林祥曦、李聲凱,及辜的妹婿陳俊哲另涉不法,而李聲凱直到前年10月間才返台投案,陳俊哲則仍在通緝中,但紅火案早已在高等法院更一審審理中。北檢偵辦此衍生案,認為與「紅火案」本案有裁判上一罪關係,追加起訴後直接移審高院,但高院更一審去年9月審結,依加重背信罪判辜仲諒3年6月,衍生案部分則退回北檢,北檢遂重新偵辦,並於今天起訴。至於上週五掏空中信金、內線交易、炒股等3案,北院判辜仲諒無罪,北檢今表示,待收到判決書後會再研議是否上訴。

證券交易法中除了先前提過的內線交易外,另外一個新聞上常見的規定即第171條第2款的「不合營業常規交易罪」與第3款的「特別背信罪」。

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款「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僱人,以直接或間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致公司遭受重大損害。」一般稱為不合營業常規交易或非常規交易。至於什麼是「不合營業常規交易呢」? 最高法院106年台上字第3710號判決認為:「所謂不合營業常規,舉凡公司交易之目的、價格、條件,或交易之發生,交易之實質或形式,交易之處理程序等一切與交易有關之事實,倘與一般正常交易顯不相當,或不符合商業判斷者,均係不合營業常規。」雖然條文與判決看上去似乎很好理解,然實際上商業決策須考量要素萬千,例如向A公司採購產品花費較B公司高出不少,但可藉此與A公司建立商業關係,嗣後可從A公司的子公司C公司獲取利益。故除非有明顯事證,否則有時很難判斷一個交易究竟是否符合商業判斷或符合公司利益。

至於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3款的特別背信罪「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或侵占公司資產,致公司遭受損害達新臺幣五百萬元。」可以發現本條的構成要件與刑法第342條之背信罪相似,只是行為人限於依證交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監、經理人。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假交易」是否為「不合營業常規交易」? 最高法院101年台上字第 5291 號判決認為此時應分別適用第2款與第3款,即171條第2款是「真實交易但屬不合營業常規」;而第3款則是「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之利益,為違背職務或侵占公司資產之行為,其中若涉及交易情形,則應指非真實之虛假交易」。

本文認為單就條文文義而言,最高法院的區分似有理由,然似乎不見區分之實益(該判決亦承認有可能二者兼而有之),且假交易若涉及金流,從金流的角度而言似乎也屬「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之一種。另外這個問題可以參考林志潔教授的《非常規交易是否包括「假交易」?》一文。

 

       

      

二、長榮空服員罷工活動

 

本所評析:


 撰文: 杜冠穎 實習律師
 學歷:  台灣大學法律系
               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
 經歷:  資訊工業策進會科技法律研究所 法律研究員


                

                                                                     

長榮空服員罷工活動歷時17天落幕,惟仍留下許多懸而未決之法律問題,包含罷工得否須有預告期、是否得經由協商要求公司設立「勞工董事」,以及工會扣留空服員之「三寶」等爭議,加上長榮以工會訴求違法為由,向其訴請提高達5.78億元之損害賠償。由於上開議題均形塑未來台灣勞工罷工權之樣貌,後續之發展仍值得觀察。事實上,除了訴求內容外,從「罷工是否合法」就已受到挑戰,工會之代表性是否正當,成為了最根本之質疑。

依我國《工會法》第6條,工會組織分為「企業工會」、「產業工會」與「職業工會」三種類型,其權利及義務規範分布於勞動三法(《工會法》、《勞資爭議處理法》、《團體協約法》)之中。顧名思義,企業工會是由同一企業(或關係企業)之勞工組成;產業工會則結合相關產業內之勞工(如「非營利組織產業工會」以「非營利組織」為範圍,成員包含了法律扶助會、主婦聯盟基金會以及多個兒福倡議組織等)。而甫落幕之長榮及華航空服員罷工活動,是由桃園市空服員所組成之「職業工會」所發起。

因此,焦點在於近來極受矚目之罷工活動,均非由單一企業自身的企業工會發起,而是由外部職業工會發動。2016年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針對華航舉辦了罷工投票,即有質疑「由長榮、復興、遠東等其他航空公司之空服員一起投票決定華航空服員得否罷工」合法、合理性之聲浪。甫落幕之長榮空服員罷工事亦有相同質疑,商業總會更直接提案促請政府修法,明訂「職業工會無行使罷工權利」,認為職業工會在對企業原有制度、文化與勞資關係不了解情況下,反而容易導致衝突,而代表性也令人質疑。


就合法性而言,職業工會發動之罷工顯無違法之疑慮。《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4條第1項規定:「工會非經會員以直接、無記名投票且經全體過半數同意,不得宣告罷工及設置糾察線。」其中並未特定或排除企業、職業或產業工會,自當一體適用。由於企業工會的體制往往是由資方掌控、重要幹部亦由資方指派,往往被稱作「御用工會」;又企業組織工會以一個為限,如有雇主指使員工加入、控制企業工會之情形,將形成勞工無法另行組成其他企業工會與之抗衡之困境。實際上,「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便是在2015年底,華航企業工會無法協助空服員爭取權益的狀況下,另起爐灶所成立。

其次,就合理性、代表性之角度觀之,2016年華航之罷工投票,職業工會僅限定華航之空服員(共2638名)具有投票權,並於臨時會員代表大會設定70%同意票的罷工門檻,最終得票率超過99.5%。而此次長榮罷工投票結果,全體會員罷工同意票有4038票、長榮分會罷工同意票則有2949票,皆超過了法定及自設門檻。故就近來個案觀之,亦未生「由其他航空公司之空服員決定特定企業之空服員得否罷工」之代表性問題。


有鑑於企業工會之力有未逮,職業工會在現行的環境及制度下均係推動罷工最強而有力的主體,故全面禁止其罷工勢必大幅削弱勞工權益行使、發聲,有悖於法律保障勞資協商與抗衡之意旨。而由於罷工涉及勞資雙方主給付義務之暫停,除勞工得拒絕提供勞務之外,雇主也不需給付薪資;後續更存有法律爭訟及遭違法處分、解雇等風險,影響勞工個人權益甚鉅。因此,在以「企業」作為罷工之單位實,上開投票權資格之限制,或將同意票母數之計算標準限縮於該企業員工,或得考量於法規中明文化,俾與權利義務將受影響之主體相符,並消除外界質疑對於罷工合法、合理性之聲浪。
 


                                                                                                                                                     

肆、影視中的法律世界                                                                         

 一、最佳利益

 

 撰文: 莊景智律師
 
學歷:  台灣大學法律系
              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班
 經歷:  磐石國際法律事務所 實習律師
              衛生福利部專利連結研究計畫 研究助理


                

本月份介紹的電影是「最佳利益」的第11、12集。這兩集中陳博昀面對的案子不單單是以律師的身分,更是以家屬的身分:陳博昀的奶奶因捲入霸凌案件而遭胡昱達毆打致死,長期被霸凌的林明倫殺死霸凌他的胡昱達並剛好被陳博昀的爺爺看到,陳博昀的爺爺決定幫林明倫頂罪。最後在陳博昀的協助下才讓真相大白。

實務上為了確保自白真實,避免如電影中發生頂罪造成冤獄的情況並且保障人權,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規定:「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這點與民事訴訟法之當事人主義有明顯的不同,民事訴訟中當事人得自行決定相關事項,包含捨棄或認諾,民事訴訟法第384條:「當事人於言詞辯論時為訴訟標的之捨棄或認諾者,應本於其捨棄或認諾為該當事人敗訴之判決。」也就是說若當事人捨棄或認諾,法院只能判處當事人敗訴。

一個實務上常見的問題是,雖然條文規定共犯自白不得為唯一證據,但若是多個共犯呢?如ABC皆指稱D為共犯甚至為主謀,此時是否能認定D為有罪呢?顯然答案是否定的,共犯的自白並不會因為人數增加就比較可信,仍然需要其他證據補強,始能認定犯罪。

著名的蕭明岳案即是如此(最佳利益第9、10集的強盜殺人案即改編此案)。因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規定,若被告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得減輕或免除其刑。因此五名被告為求減刑,共同指稱蕭明岳為幕後主謀,結果五名被告真的得到減刑優惠,反而被陷害的蕭明岳遭判處無期徒刑。嗣後雖有被告翻共承認上述事實,然並未改變判決結果。判決確定後蕭明岳聲請再審,仍遭駁回。

 

    


 

       

      

二、嫌豬手事件簿
 

 

 撰文: 杜冠穎 實習律師
 學歷:  台灣大學法律系
               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
 經歷:  資訊工業策進會科技法律研究所 法律研究員


                

一天早晨,男主角金子徹平正搭乘電車趕赴面試,不料身後傳出一名國中女學生驚叫,並直指金子徹平對她性騷擾。下車之後,站務員陪同被害人與到站長室,警方也前來偵訊。即使金子徹平在過程中頻頻向被害人道歉並且自清,警方卻不斷勸他認罪私了,要他「當作是罰單」,繳了罰金就可以離開。惟金子徹平始終拒絕承認自己未犯下的罪行,經檢察官向法院聲請羈押了21天。為了清譽,他仍堅決纏訟到底。 日本刑事案件一經起訴,定罪率高達99.9%,「癡漢冤獄」讓許多男性人人自危,甚至有保險公司推出了特有的「電車痴漢冤枉險」。究其原因,在於日本採「起訴便宜主義」,檢察官對於起訴與否有極大裁量權,且不會輕易訴追沒有把握的案件,卻也造成一旦起訴,訴訟過程往往就跟著檢察官的劇本走。《嫌豬手事件簿》即是想探討在這樣的司法體系之下,是否真的能夠徹底實現刑事訴訟法奉為圭臬的「無罪推定」和「正當法律程序」原則? 

 


     

 

慶辰法律事務所

(02)27073985

 www.chingcheng-law.com
 

                                                                  






 
                                     

回列表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