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2018年9月號第65期 【2018-09-04】

                                     

                                                         

                                                         

  慶辰法律事務所電子報  


 
                  2018九月號 第65期
                              閱讀網頁版
                                                     
                                     
                                         
                                     
                                           
     
   


                   

             
 


 
本期焦點

                                                         

                                                            
壹、所長的話                          



貳、事務所與華訊動態  

                                                                            

一、華訊總經理做客白下高新區手把手教您專利運營的睿智策略

       二熱烈歡迎深圳市福田區委政法委員會王育標副書記一行人來訪交流!

 

參、新聞解析
 

        一、什麼是反稀釋條款Anti-Dilution Provision?                   
       二、強制收購權    

 

                                                         

壹、所長的話


人該怎樣過一生呢? 有人選擇享受人生,追求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有人選擇“折騰”。今年我又是在異常忙碌中過每一天,最近在忙的事有:

 

- 拜訪日本山本特許法律事務所並尋求合作
- 受聘擔任江蘇東銀法律事務所顧問
- 積極籌設慶辰法律事務所在江蘇省的代表處
- 啟動今年度法律寫作競賽,今年我們除了在台大舉辦以外,也將在政大法學院同步進行。
- 籌備年底在台北的“前進中國贏的策略”論壇活動。
- 與某大國際藥廠就其在中國某重磅藥(blockbuster drug)專利無效案談判和解。

 

今年底第三屆在台北的“前進中國贏的策略”論壇活動,我會分享一下這些年在中國挑戰各大國際藥廠專利的經驗,過程風風雨雨,只有身歷其境的人才知道其難處,歡迎到時感興趣的朋友來聆聽。

一年365天,每天工作15小時,我的日子就在折騰中飛快地度過了。

 

 

                                                                          侯慶辰 

                                                                        2018/8/31


                                                         

 

貳、事務所與華訊動態 
 

一、華訊總經理做客白下高新區手把手教您專利運營的睿智策略

 
專利申請完以後應該做什麼嗎?是僅僅以備不時之需,作為創新技術的保護工具?還是響應政府要求後拿到補貼就束之高閣?有些企業與科研院校在申請並獲得眾多國內外授權專利後,因運營管理薄弱,沒有通過專利運營獲得利潤,而把可貴的無形資產白白浪費。很多企業也只是把專利作為自己的保護工具, 只用以“防衛之盾”,殊不知,做好專利運營還可以把專利轉化為“攻擊之矛”。



2018年8與8日,南京華訊知識產權顧問有限公司總經理侯慶辰博士做客南京白下高新區,就針對這一問題為在場的企業享了一堂有關專利運營的重要講座。



侯慶辰總經理博士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學院(知識產權方向),是台灣慶辰法律事務所創所律師、執行合夥人,2013年創立南京華訊知識產權顧問有限公司。曾任職於台灣智才法律事務所和國際知名法律事務所。擁有台灣大學法律碩士學位,台灣政治大學商學碩士與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碩士學位,執有台灣律師,台灣專利師,美國紐約州律師等執照,具有十八年的跨國知識產權的專業經。

  

講座中,侯博士以商標和專利,專利訴訟和企業機密為重心,結合實際案例為大家解析了專利信息與專利分析。他提倡通過對專利有效性,專利侵權以及專利商品化的分析,以市場為導向,真正發揮專利的價值,完善對企業的創新保護。

活動最後,侯博士就在場企業的具體問題給予悉心的分析與建議,同時有些企業也在現場展現了已獲得專利的產品,活動在一片熱烈的探討與分享的氛圍中結束。
  

 


二、熱烈歡迎深圳市福田區委政法委員會王育標副書記一行人來訪交流!



 
2018年8月24日上午,在深圳市福田區委政法委員會王育標副書記的領軍之下,委政法委參訪團來到慶辰法律事務所。在一陣熱烈歡迎之後,參訪團與侯慶辰律師愉快暢談,彼此分享兩地有關法律教育、法律事務所前景和目標,以及台灣法律人才所面臨的大環境。









雙方相談甚歡,除了把握彼此了解有助於成長的機會,也讓事務所累積更多兩岸方面交流的經驗。最後一起在事務所留下友好的合影。


 
 
    


                                                                                                                                                    



參、新聞解析                                                                                              

一、什麼是反稀釋條款Anti-Dilution Provision?

 

本所評析:


 撰文: 張盛柔律師

 學歷:東吳大學法律系
 經歷:銓律國際法律事務所實習律師
             樂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法務 

 

 

 

 反稀釋條款是投資期權或可轉換證券(例如優先股在一定條件下可以按照約定的價格轉換成普通股)時,投資協議當中常見的一項規定,特別是在風險投資中,投資人可能會因為目標公司後期以較低價格發行股票而導致股權份額被稀釋,而影響其對於目標公司的控制權,必須透過反稀釋條款進行股權結構調整、優先股和普通股間的轉換價格調整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同時也鼓勵目標公司的創業團隊創造更高的公司價值,在新一輪募資時以較高的價格發行股票。

 
一般常見的反稀釋條款有幾下幾種:
 
一、 Full Ratchet條款,在中國稱之為完全棘輪條款:是指將投資人原先所投入資金換取的股份,全部依照新發行的股份價格最低價重新計算,此種計算方對於優先股投資人是最有利的。 舉例來說,假設A輪融資100萬元,投資人以100萬元認購A優先股100萬股(亦即每股A優先股為1元),A優先股與普通股間轉換比例為1:1,在B輪融資時,B優先股的發行價格為每股0.5元,則依照完全棘輪條款的規定,A優先股的轉換價格應調整為每股0.5元,A輪投資人認購的100萬股A優先股,轉換價格應調整為每股0.5元,可以轉換為200萬股普通股。

二、 Broad Based Weighted Average條款,稱為廣義加權平均條款:雖然完全棘輪條款對於投資人來說有利,但因為完全不考慮新一輪融資的股份數額,使公司承受過大的風險,因此實務上比較常見的還是加權平均條款。 廣義加權平均條款的計算公式為NCP=CP*(OS+SNS)/(OS+NS),其中NCP是指A優先股調整後的新的轉換價格,CP是指A優先股調整前的轉換價格,OS是指新一輪融資前的已發行股份數量,SNS是指按照調整前的轉換價格新一輪融資所能購買的股份,NS是指新一輪融資實際發行的股份。 舉例來說,假設A輪融資100萬元,投資人以100萬元認購A優先股100萬股(亦即每股A優先股為1元),A優先股與普通股間轉換比例為1:1,在B輪融資時融資金額為50萬,發行B優先股100萬股(亦即每股B優先股為0.5元),則依照廣義加權平均的規定,A優先股的轉換價格應調整為每股$1*(100萬+50萬) /(100萬+100萬) = 0.75,A優先股與普通股間轉換比例為1:1.3。

三、 Narrow Based Weighted Average條款,稱為狹義加權平均條款:和廣義加權平均條款的差異主要在於,狹義加權平均條款在計算OS是指新一輪融資前的已發行股份數量時,只計算已發行的優先股可轉換的普通股數量,而不包含其他發行的普通股和可轉換證券。 以上面的例子來說,假設該目標公司除了A優先股外,尚有發行50萬的期權,在廣義加權平均下,A優先股的轉換價格就會是每股$1*(150萬+50萬) /(150萬+100萬) = 0.8,A優先股與普通股間轉換比例為1:1.25;但在狹義加權平均下,A優先股的轉換價格就會是每股 $1*(100萬+50萬) /(100萬+100萬) = 0.75,A優先股與普通股間轉換比例為1:1.3。

 

 

       

      

二、強制收購權

 

本所評析:


 撰文: 莊景智律師
 學歷:  台灣大學法律系
               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班
 經歷:  磐石國際法律事務所 實習律師
               衛生福利部專利連結研究計畫 研究助理


                

                                                                     

公司強制收購權可以分為兩個面向,一個面向是由少數股東發動,即少數股東不同意公司經營方針,而請求公司收購自己的股份。這種強制收購較為常見且其目的是保護少數股東的權利,較無爭議。例如公司法第186條:「股東於股東會為前條決議前(指對公司經營有重大影響之事項),已以書面通知公司反對該項行為之意思表示,並於股東會已為反對者,得請求公司以當時公平價格,收買其所有之股份。」賦予反對決議的少數股東有退出公司、取回出資的機會,即為一例。

另一個面項是由多數股東發動,即股東間發生經營上的爭執,多數股東強制收購少數股東的持股,這種強制收購有侵害少數股東權利之嫌,因此操作上需要更為謹慎。此外,此種收購權又可以分為由多數股東買回或由公司買回少數股東之股份兩種。

中國有一個案例與此相關,A有限則任公司的章程規定A公司於經營十年後解散,且若欲修改章程需全體股東同意。A公司經營超過十年後,持有出資約75%的多數股東欲修改章程、繼續經營。但持有出資約25%的少數股東認為A公司已符合章程解散條件並無意繼續經營,故缺席股東會。因為少數股東的缺席,A公司無法得到全體股東同意而修改章程。之後多數股東做成決議,由多數股東以合理的價格收購少數股東的持股,並且請求法院執行,少數股東也認為該股東會決議侵害他們的股東權,請求法院確認股東會決議無效。

最後法院基於下述理由,核准多數股東的請求:(1)依照中國公司法第74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對股東會該項決議投反對票的股東可以請求公司按照合理的價格收購其股權:…三、公司章程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或者章程規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現,股東會會議通過決議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續的。」多數股東通過股份收購來解決經營僵局,符合該條立法精神。(2)多數股東以合理的價格收購少數股東的持股,充分保護其權益。(3)公司解散清算對公司或股東皆非最佳選擇。該判決肯認以「股東會決議」強制收購少數股東持股之合法性,但從其涉及公司存廢可知,要件非常嚴格,蓋強制收購可能侵害少數股東之股東權益,自然不可不慎。

美國法上則有明文強制收購少數股東股份之規定,每個州的規定也有些許的不同,主要是在處理公司合併時的問題。以德拉瓦州為例,其公司法規定,若母公司欲與子公司合併,且其持有子公司超過90%之股份時,得強制收購子公司剩餘在外的股份。

另一個問題是,股東間或股東與公司間可否以契約約定強制收購條款?或公司章程得否有相關規定?有認為,在不違反法律規定的前提下,自無不可。本文贊同此見解。首先,在契約自由的原則下,雙方以自由意志簽訂契約,法律自無不許之道理。此外,一如上述的案例,強制收購權有助於解決經營上的僵局,對收購方、被收購方、公司三方皆有正面的幫助,應肯認相關規定的合法性。值得注意的是,依照公司法規定,股份有限公司原則上不得收購自身股份,因此若要由公司擔任收購方,應注意相關規定。

 

                                           

    


 

慶辰法律事務所

(02)27073985

www.chingcheng-law.com

 

                                                           



 
    
                                     

回列表頁